童年的春节

一群“80后”聚在一起,聊起小时候过春节的事,必定是眉飞色舞、津津有味的。

春节时,小孩子无论做错什么、说错什么都不会挨骂。平时轻易吃不着的糖果,现在也摆上了桌面,虽然量不多,但总算可以解解馋瘾。最开心的是,那从年头盼到年尾的新衣服,终于可以穿在身上了……

春节是从年三十开始的。对于小孩子来说,这一天,主要的工作就是帮父母打扫房间,贴春联。打扫房间对于做惯农活的我们来说,并不算什么,贴春联却是大家乐此不疲的事,因为可以指挥爸爸。有时候爸爸对着墙壁,比划了半天,我们还是不肯点头,爸爸着急了,厉声喊道:“摆正了没有?”这一声呵斥可把我们吓坏了,马上假装着认真地盯了好一会儿,才点点头说:“正了。”那神情,那语气,让人觉得好像刚才决定了什么大事似的。红红的对联贴完,原本破旧的墙壁仿佛穿上了一件靓丽的衣服,一下子就变得光彩照人。

年三十的晚餐最隆重。妈妈一早就把早已准备好的美食――腊肉、腊肠、猪肉、肉糕、鸡、鱼等,全拿出来了,一年的积攒就为了这一餐。我们围着这些平时想都不敢想的菜不停地打转,刚想伸手偷吃,手背马上就挨了狠狠一板子――家中年龄最大的老人不上桌,任何人都是不可以开吃的。

年初一的早上,我们早早就换上了新衣服,堂兄弟姐妹早就在门口等着了,一大群小孩笑着闹着,逐家逐户拜年讨红包。一般讨红包的时候,我们都会大声喊:“新年好,恭喜发财,红包拿来!”但是对太婆,我们是不敢这样放肆的,只是恭恭敬敬地祝太婆新年好。太婆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压岁钱,每人给了一毛钱,我们如获至宝,赶紧贴身收好。要知道,一毛钱对于我们来说,已经是一笔巨款了。别人一般都只有2分或者5分。转完一圈,每个人的兜里,都塞满了或多或少的钱。

讨完压岁钱,父母就会带着我们去“逛大街”。街上到处是鞭炮声,锣鼓喧天,舞龙舞狮队正在逐一给商户拜年,调皮的小孩子在舞龙队里钻来钻去,偶尔扔出一个鞭炮,“啪”的一声炸开了,把大家吓一跳。

街上摆满了玩具和各种各样好吃的食品,不一会儿,我们兜里大半的钱都“贡献”给了老板。那时,我最喜欢买的是一种叫“泥公鸡”的玩具。这种玩具是用泥巴做成的,只要压一下“鸡头”,便会发出鸡叫的声音,我那时觉得神奇极了。

年初二早上,妈妈早早把我们三姐弟叫起床,每人给一碗热气腾腾的“连子饽”,让我们给大伯、二伯家送去。“连子饽”是用糯米粉捏成的小圆子,没有馅料,妈妈配着一些白菜、萝卜条和猪肉,煮了满满一大锅,猪肉的香味飘了一屋子。堂兄弟姐妹也把他们家的早餐送来了,有大条大条的米粉,有长长的面条,还有罕见的馄饨。我问妈妈:“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地送来送去呢?”妈妈说:“这样可以多吃一些品种啊!”现在想想,应该是那个时候每家的日子都不算很好,用这样的方式,让生活更困难一些的亲人,也能尝尝好吃的东西,又避免了尴尬。

年初二这天,无论产生多少垃圾,都不能清扫,要过了三天才可以扫地。因为扫地意味着会把财神扫走。这一天妈妈总会反复提醒我们三姐弟,不能乱扔垃圾。年初二一过,就是走亲戚的时间了。有些一年见不到一回面的亲戚,也要趁着过年的时候,互相走动走动,联络联络感情,家居清洁才能给亲戚留一个好印象。

终于到了元宵,元宵一过,就意味着“年”结束了。这一天,照样是家家户户捏汤圆、送汤圆,有条件的人家,会把整个家族的人聚在一起,热热闹闹地再吃一顿大餐。

回忆我童年时期的春节,简单又热闹,那时的大人和小孩,享受的是亲人之间的温情。现在的小孩,恐怕再也感受不到一大群孩子满村撒丫子讨压岁钱的快乐了!

原标题:童年的春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